国学加盟|国学到底学什么?

成功的成 未知 国学相关

  “国学”一词,其来有自。其在历史上原指中央官学,与汉之“太学”,唐宋明清之“国子监”同义,所谓“国学者,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白鹿洞书院初建之时号曰“庐山国学”,由此可见从南唐(五代十国)起“国学”一词便另具有了中华传统儒家文化之义。

  晚清民国以来,面对“西学东渐”甚至“全盘西化”的思想潮流,循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途辙,我国学人(梁啓超、黄遵宪、章炳麟、邓实、马叙伦、刘师培、黄侃等)将“国学”一词中“民族传统文化”之义发扬光大,以此概称中国卓异于西洋的学术文化精华,以期藉助国粹典章中的良法美意实现救国自立继而踏上近代强国之路。

  诚如太炎先生所言:“夫国学者,国家所以成立之源泉也。

  但对于国学的具体涵义,诸家学者则有不同的阐释。

  章炳麟在《国学讲演录》中曰:“国学者,分为小学、经学、史学、诸子和文学。”

  柳诒征在《国学之界说》中曰:“予对国学之界说,必非佛学及洋学......须从古圣先贤,未受佛学洋学之熏染时讲清,而又包括后来之汉学、宋学,以及今世所讲政治、经济、财政、社会、教育等,始可言国学......讲国学宜先讲史学。”

  综合而论,国学即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体系。

  内涵虽然,但国学之使命不尽于斯。钱穆先生在《国学概论》中曰:“古人以天下为己任,动辄言天下,本不局限于一国。晚近以来,国势不堪,且知欧美人并不奉行天下一家之说,仅以民族国家及个人利益为重,传统文化遂塌缩为国学,良可叹也。

  国学复兴,其势如潮。大清光绪卅一年(西元1905年),章炳麟创办“国学讲习所”,是为近代国学研究机构之发端,其后,北大国学门、清华国学研究院、中央大学国学研究所相继成立。改革开放以来,国学热潮愈益澎湃。

  在国内,国学研究机构之兴办如雨后春笋,于此同时,民间国学社团亦广为兴起,势如燎原;在国外,国家汉办领导下分布在117个国家的以推广汉语与传播中华国学为己任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至西元2013年底已达一千一百余所,迅猛拓张,气象蓬勃。


相关文章